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突破地市國資改革困境需要這五板斧!-管理谘詢|引領集團類谘詢服務|集團管控|集團戰略-7m视频管理谘詢官方網站

關於7m视频

關於7m视频7m视频新聞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突破地市國資改革困境需要這五板斧!

    發布時間 2018-12-10

    黨的十八大以來,新一輪的國企改革不斷涉“深水區”、啃“硬骨頭”。尤其當下,國際舞台風雲變幻,中美貿易戰情況複雜多變,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處於“爬坡過坎”的關鍵期,因此在2018年10月9日的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上,劉鶴副總理對2019年的國資國企改革提出了新的指示——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要紮實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大膽務實向前走。


    我們不難看出的是,一方麵高層下定了決心,看準的方向、定好的任務就要咬緊牙關往前推進;另一方麵,也不回避當下國企改革的複雜性與艱巨性,強調突出矛盾主要方麵,不搞麵麵俱到,務求改革實質性突破。

     

    眾所周知,當前國企改革仍存在一些難點和痛點。其中,部分改革主體上熱下冷的“改革溫差”,以及一些地方、個別企業存在的改革“拖延症”,亟待解決。雖然以雲南、上海、四川、廣東為代表的省級國資國企改革取得了顯著的成效,但是到了地市國資,情況就變得不麽樂觀了,地市國改推進大麵上已然轟轟烈烈,但實際冷暖不均。

    難道是地方真的不想推動改革嗎?難道是地方領導不願意有所作為嗎?當然不是,而是這其中往往是有苦難言!全國各地我跑了很多地方,和各個地方的領導也都有過交流,我認為總結起來其實有這麽幾點:

    01

    1、曆任官員把本市的發展資源寅吃卯糧式用於招商和做大城市盤子,現任的書記,市長們可用資源已經不多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02

    2、投融資平台困局。當初出台了43號文之後使得投融資平台無處可躲,之前很多債務還能被認為政府債,之後開始幾乎都被界定為企業債。雖然可以用ppp解燃眉之急,但緊接著1%公共預算紅線又給ppp罩上了緊箍咒,而土地財政如今也靠不住了。說好的因城鎮化、招商、產業升級而繼續火熱的土地財政爽約了,不來了。同時,在今年7月的23號文中也提到,要嚴格落實國有企業重組整合涉及的資產評估增值、土地變更登記,改革會出現很多插邊球機會,如果控不嚴,平台公司及隱性債務就會翻牆傳導到兩類公司來,或者,造成新一輪的實際債務擴張,所以改革不能留糊塗賬。

    03

    3、政府的資源與能力極限問題。政府資源少了,各種把低效無效資產裝到投融資平台去融資的遊戲玩不下去了,隻能寄希望於強勢財政的上市與招商引資的發力狂奔。可惜每個城市的發展階段和體製的扭曲使得期限錯配,資本結構錯配,資產錯配不可避免的發生,而且越需要資金就越錯配,簡直是破房偏遇連雨,大水專毀獨木橋的現實版,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的改革版。

    04

    4、政府購買服務與特許是投融資平台被抑製後的另一條出路,可是又被堵了。可是87號文又出來了,各地一片嘩然。當然,我們都明白政府必須再給通道和出路,雖說不著急,可領導著急,任期要出政績這是個鐵條!

    05

    5、地市國資係統弱勢。比起黃奇帆市長當年親自兼任國資委書記,深圳、廈門、青島高度重視國資委的特殊情況,現在更多的地方往往是管國資的分管副市長在政府也排位也就是中間,比起管財政的副市長往往要弱勢,說不上話是很多地方國資委的大問題。


    而且地方國資係統也吃不上勁。地方有投融資平台,有基礎設施,有公用事業,有公益民生板塊,有拿不出手的金融,但唯獨少產業,少優先的市場化公司,少有前景的產品,少品牌,少上市公司(或有上市公司但少持股比例),少優質資產。就拿旅遊一個產業來說,其優質旅遊類資產,各地都是被民企碎片化拿走,想整合個旅遊,難於上青天。

    以上地方國資做不好的種種樣樣,其實,既有地市發展的階段的原因,更有地市文化的人才,思維,地市改革氛圍的原因,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地市的國改必須深深根植於、依據於、出發於自身的問題。

     

    要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做變通,這樣才能會產生具有靶向效果的製度、方案、細則、措施。而在其他地方那些可以借鑒得東西也要積極去學習和調研,比如上海推廣的容錯製度“三個視同於”、雲南出台的“1+1+X”新方案、山東“形成的“1+4”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發展模式等。

     

    那麽地市國資國企的出路在哪裏?改革到底該如何按照中央的要求推進?7m视频認為,必須得把握如下這五點!

    1、設計地區國資國企改革大戰略,頂層設計要弄明白

    為什麽官員更喜歡財政而非國資委,梳理一下無外乎幾個道理,財政係統更善於運作融資,財政係統更善於配置和平衡資金,財政係統更善於均衡的服務於地區戰略。但這不是把很多資產留在財政,把財政的各種杠杆、政策,轉移支付直接給嫡係企業的理由。把經營性資產集中到國資委的道理很簡單,不是政企分開這麽一句口號:

     

    國資係統也能集中資產組織融資(雖然拿著國企資產去運作融資這個方麵比財政係統能力和效果都要差一點),但國資係統最重要的是監管和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未來還可以更多更大融資。

     

    國資係統可以通過國有企業的企業家和資本的價值的綜合發展,進行引領性、過渡性、卡位式、平台式、服務式等各類不同目的的投資和布局。在不同產業,情況和階段下發揮不同角色和功能,使得本地的產業迅速升級,經濟結構有效調整。

     

    國資負責經營區域全域國資。國資係統可以把本地資源(礦藏、森林、山川、河流、綠地、濕地、島嶼、荒地、灘塗),區位(交通幹線、能源網、港口、機場、國家級新區、經開區、高新區、自貿區),資產(市政設施、體育場館、公園綠地、道路橋梁、政府及事業機構資產、農村土地入市),殼資源(特許、牌照、上市資格、資質),市政公用設施,無形資產等對象進行市場化,企業化開發和經營,使之產生政府的全域資產經營及收益,這是我們搞國資最大的意義。

     

    換言之,我們需要重新界定什麽是國資經營的對象,比如重慶無中生有打造蘭渝鐵路引來惠普從而成就重慶電子產業生態,雲南迪慶更名為香格裏拉,思茅更名為普洱,廣西巴馬把自己打造為長壽之鄉,河南登封打造少林寺品牌係列及運作嵩山論壇,吉林開發長白山水源,瑞典打造諾貝爾獎,新西蘭向中國銷售空氣,迪拜係統的把自己打造為中東自由港和中東CBD,美國依托國防部高級武器計劃局來動全美軍事-科技-金融-工業型經濟發展,歐洲集幾個大國之力打造多國聯合國企來推出高端產品空客,以上林林總總都是國資經營的典範。總之,這些作用和效能其實都是國資係統存在和新時期通過改革可發揮更大作用的基礎。

     


    2、切實理解國企改革目標與遠景

    形成高活力的國企到底有什麽用?如果說很多最後一公裏的產品,服務大抵都需要高效能的民企去完成,國企到底有啥用,國企最終會形成怎樣的功能來支撐政府運作?這是此次國改首先要想明白的:

     

    從大項目大客戶走向廣域性產品與服務。國企過去是吃基建飯,區域規劃與大項目飯,客戶就是政府,國企就是政府有形的手,乃至於就是政府的另一種存在形式。


    但隨著城市建設進程的加快,參與城市建設的經濟主體的多樣化,未來企業到底做些什麽,是個深深深深的疑問?路子其實已經很清楚了,國企必須從做項目,做工程,服務於政府等集中的大客戶的半閉運作形態走向做把之前的經驗能力轉化為普適性產品,打造可分布式運作的產品或解決方案之路上來。比如全國這麽多國家級新區,高新區的平台公司,耀武揚威牛的不行,可是以比起華夏幸福、聯東U穀、天安數碼城這幾家民營工業地產運營商就一下子弱下去了,為什麽呢?

     

    其實很簡單,這些大平台最厲害也隻是服務於唯一客戶,頂多兩條腿走路政府服務+市場,可是你我都知道二者的關係和比例,可是這幾家民營工業地產運營商必須打造服務於各級多類政府的能力,所以光是在招商這一項能力上,就把國企給秒了。


    這就是家養和野生的差異,其實也是政府老覺得國企你是我的抓手,你不能去外麵發展,你必須全力服務於我地方規劃之後,把國企圈養,隔絕了與市場之間的關係,撕裂了其受刺激、突變、進化的可能性。

     

    國企不是要跟民企爭搶市場,而是打造一個結果導向的共生關係。國企的作用很明確:不賺錢的民生公益項目必須去做;看不清未來的項目去引領帶頭一下;看的清路但民企沒信心的項目先去把項目做起來;項目的核心科技,資源集聚之後,進行產業鏈切分,部分模塊進行混改,形成合理的產業布局;項目做大做強需要大資本大生態鏈時深度混改,部分退出或全部退出。但一定要注意,國企的階段性持股或選擇性持股背後是要盈利的,或者說三五年下來是要綜合平衡的,否則這種共生關係就沒法維持了。所以國企的做強做優做大和民企並不衝突,要把國企的做強做優做大當成振興區域的基礎。

     

    城市轉型,經濟轉型,產業轉型需要國企這個看得見,好指揮,功能強,可統籌的工具。具體可以講很多,但我們還是尊重讀者智商此處省略吧。

     

    國企的非市場功能是政府最大的依賴(但一定要記得這個非市場化功能也在很大程度上需要通過市場化手段來發揮)。經濟在發展,創新周期越來越快,國企除了市場化去參與經濟大循環之外,還必須要有一個承擔政府資本運作功能和可直接指揮功能的新型平台企業,協助政府完成在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銜接、過渡、撮合、引導、加速、扭轉、調節功能。

     


    3、加快國資統一監管,尤其要推進實質性進入國資委統一監管

    各局委辦的經營性國資全部進入國資係統,地市國資規模往往不大,集中度還較低,負債比例高,資產不實情況還很嚴重,收益及現金流往往不優,再要不集中,就不知所謂了。集中之後,還需再次進行資本布局調整,從一些領域退出,進入一些新領域,優化與升級一些存量領域。最終,找到幾個可堪做支柱產業種子選手的對象。

     


    4、形成地區證券化推進管理一盤棋,形成地區資產負債表管理掛圖作戰

    地方融資的規模與利率,及債務組合結構嚴重依賴資產組合與未來現金流,所以全域國資經營及收益是寬度,核心企業及項目打造是深度,創新投資是長度,金融資產集中優化是高度,通過這四個度來服務於區域資產負債表優化是此輪城鎮化推進,政府職能轉變與國改的一個迭加的重點。

     

    區域如何打造上市公司,如何借殼,如何把低質量上市公司騰殼後配置給其他國企,縮短優質資產證券化之路,如何透過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把國企的問題與包袱資產進行剝離後,推進這些改造後的國企引入戰投,推進證券化,都是區域證券化之路。

     


    5、迅速著手打造兩類公司

    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調結構的,不斷優化地區國資所分布,集中的領域,使得國有資本一直在把五個方麵不缺位:握未來創新的風口,左右局勢的關鍵點,可放大的杠杆點,以及服務於社會資本的平台麵,當然少不了民生保障領域。

     

    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做產業的,原則上把區域內所有該產業相關資產都向其集中,形成一個該產業的運作大鏈條,它集中資產、資源,靶向協調政府職能,精準運作產業,組織產業,升級產業,乃至重構產業。

     

    但最重要的是,到地市一級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本身就是國資委的實體化運作,地市國資委往往會把本地部分乃至全部企業的股權集中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這樣一來解決了國資委之前持有這些企業的股權完全沒法進行任何運作的問題,更解決了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進行資本運作的對象和依據問題,一下子就把一個我們過去忽略了的對象——眾多委管企業的資本如何運作問題來了個深度解決。


    當然各地往往采用夾層運作方式,簡單的說是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負責拿著這些國企的股權進行資本運作之事,而這些國企的運作重大決策與監管權力仍然在國資。往往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股權也都放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中去。

     

    請特別注意:很多資源及國資基礎一般的地市,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如果設一家公司,其餘若幹國企都置於旗下,實質也是一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做法,同樣可以考慮。